Pink Floyd – Wish you were here

在鼎鼎大名地<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專輯獲得巨大成功之後,Pink Floyd頓時迷失了方向,後來他們決定做一張紀念老朋友Syd Barrett的專輯。原本他們打算以1974年就表演過,歌名裡帶有SYD三個字的”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與兩首控訴唱片業這個大機器的歌曲發片,但Roger Waters覺得這樣太過於草率。某一天David Gilmour突然彈出了”Wish you were here”那鼎鼎大名地前奏,Roger Waters聽到後覺得非常棒,於是你作曲我填詞,這首歌就這麼誕生並放到了專輯中,新專輯也大致有了個雛形。

Pink Floyd的創團元老Syd Barrett在那個濫用藥物的時代與很多人一樣使用了LSD,並堅信這藥物會帶他到不同的地方,但濫用藥物終究引發了他的精神症狀,某一次的表演前他們苦苦找尋才找到了Syd,但當把他推上台並開始表演時,Syd卻只是站在那邊發呆並垂著他的雙手,任由吉他掛在他身前。1967年David Gilmour加入,當時的構想是Syd轉為幕後寫歌的角色,試著讓狀況不佳的他有參與感。1968年,Syd Barrett終究是離開了Pink Floyd,這個樂團也由第一張專輯的迷幻轉為日後大家所熟知的前衛搖滾。

某天當專輯進行至尾聲,正在錄製”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 Part II”時,有個沒有頭髮與眉毛,身形微胖的中年人出現在他們的錄音室裡晃來晃去,但又在他們錄音時安靜下來一語不發地聽著他們錄音。團員們面面相覷想著這人是誰,直到David打破沉默問Nick Mason:”你知道他是誰嗎?”。在Nick回答他不知道的時候,David說:”這是Syd”,當年才華洋溢又俊俏的音樂才子已經跟當年完全不同。在某來源不明的文章上看過David Gilmour說:”你多年的老朋友跟你坐在同一個屋子裡好幾個小時,你卻沒能認出他來。如果這故事是別人告訴我的,我肯定難以置信。Syd當時還不到30歲,但看上去足足有60歲了。”

專輯紀錄片裡Nick Mason說道:”那天David哭了,Roger也哭了。”

後來這張名為<Wish you were here>的專輯於1975年發行,成為了Pink Floyd最著名的專輯之一,雖然在商業上獲得的成功不如<The Wall>與<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但卻是團員票選出自己最滿意的作品。諷刺的是,當時Roger Waters想做的是張概念性專輯,把”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拆成前後兩段分別至於專輯的頭跟尾,也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這樣子,但David想做的卻是張live專輯,1975年種下的爭執成為了1985年Roger Waters離團的遠因。

<Wish you were here>是我最喜歡的Pink Floyd專輯,也是我最喜歡的歌之一,我想故事已經說得夠多了,還是聽點歌吧。

 


同樣是廣受各方cover的歌,與之前寫過的”Little Wing”不同的在於”Wish you were here”幾乎都是照著原曲走,畢竟原曲實在是太美,先聽聽經典80團Europe帶來的表演。Joey Tempest的聲音怎麼聽都是這麼地好聽。

 

大約8、9年前我還是高中生時非常紅,來過台灣兩次(筆者有幸參與到2011的東吳大學唱國歌)的A7X也cover了這首歌。當時覺得A7X確實做出了很不一樣的東西,主唱的聲線與爆發力也非常討喜,可惜在失去了鼓手The Rev之後整個團好像失去了重心,在爆發抄襲爭議的<Hell to the king>專輯後我就慢慢減少對他們的關注了。失去了從小一起長大鼓手之後他們已經寫過非常好聽的”So Far away”來紀念他,但這次的cover或許還是帶著對老朋友的思念。

慢手Clapton大叔也有表演過,還找來了Roger Waters一起(雖然Waters開頭突槌了兩三次來著)。

 

不少街頭藝人也表演過這首歌,這大叔自己一把吉他配著looper做了很棒的表演。

Slash也是熱愛這首歌的人之一,先聽聽Velvet Revolver時期的表演,可惜的是Scott Weiland 已在2015年12月猝逝,多想再聽他唱一次”Fall to pieces”阿。

如果世界上的槍迷都早就認為Slash與Axl破鏡重圓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的時候,那2016年最轟動的搖滾大事之一還能少了Guns N’ Roses重組這項嗎?

雖然至今Izzy Stradlin尚不願意回歸,Steven Adler只負責客串,但當你看到影片中Axl/ Slash/ Duff/ Dizzy一同在台上表演,而且Axl Rose的嗓音狀況是不可思議地好,並且時間是2016/2017的時候,我每次都感動到起滿身雞皮疙瘩。

Gun N’ Roses選擇在2016的愚人節進行一場祕密演唱會,當時的觀眾都不知道他們將會看到的表演者是誰,而之後展開的<not in this lifetime…. tour>至今還在巡演中,這場於拉斯維加斯的表演是他們當年合體的第一場公開售票演出,在這系列巡演中”Wish you were here”與”Layla”通常都扮演著”November rain”之前的Jam歌的角色,一起聽聽看GNR的版本。

如同前面所說,”Wish you were here”原曲實在是太美,在撰寫這篇文章前特地問過幾個朋友心中有沒有想推薦的cover版本,結果獲得的回答一律都是都聽Pink Floyd的版本,那我實在沒有道理不讓大家聽聽他們自己的版本。

自從1985年Roger Waters離開之後,闊別了30年的Pink Floyd 4人組(Gilmour, Waters, Wright, Mason)首次地重新聚首公開表演是2005年於關注非洲議題的live8演唱會上,共表演了Breathe/ Money/ Wish you were here/ Comfortably numb,這也是這些人最後一次以Pink Floyd的名義以及4人陣容演出 。在”Wish you were here”前奏時Roger Waters不忘告訴大家這是首送給Syd的歌,也告訴觀眾們這麼多年後與這些老夥伴又再次一起站在台上表演是多麼棒的事,多麼感動的一幅場景。隔年Syd Barrett過世,2008年Richard Wright 撒手人寰,2011年Roger Waters於倫敦的O2體育館邀請了老戰友一同參與他的<The Wall Tour>,”Comfortably numb”還是”Comfortably numb”,但還在的老夥伴只剩David Gilmour與Nick Mason,這是30年來這些人第二次聚首表演,也是最後一次。

1972年Pink Floyd在有悠久歷史地龐貝城內的古羅馬圓形劇場開唱,2016年7月David Gilmour重回這個40多年前表演過的老地方開唱,而現場DVD於2017上市。台灣時間2017/11/18,我在茉莉意外地買到了在台灣甫上市一個月的這張DVD,近乎全新,當時飄飄然覺得解了個不簡單的成就。回程站在捷運站內等著車邊滑著手機,倏忽間心中在二手店買到全新DVD的喜悅心情突然一時間跌到谷底,我看到的是Malcolm Young過世的消息。同樣是超過40年的老團,Malcolm Young一直作為AC/DC最不起眼卻是背後最重要的那一道牆,是搖滾史上最偉大的riff創造機,雖然2014年他就因失智症而退出舞台,但獲知他上了天堂去找Bon Scott的消息心中還是一陣失落。我們都希望你還在。


那天在臉書的動態牆瞥到紀念Syd Barrett的文章,原來正好是他的冥誕,於是終於把一直想把這首歌寫成一篇文章的想法化為行動。我非常喜歡”Wish you were here”,我也非常著迷於它背後的故事,但跟我一樣喜歡它的人太多了,網路上早就已經有許多非常好的介紹文章,不論是介紹Syd、介紹專輯本身、還是介紹這首歌,所以我選擇了分享我看過的cover影片與歌曲版本的形式來撰寫。完成這篇文章的過程當中我也參考了不少前人寫過的東西,我選了一些放在文章底,也看了<Pink Floyd – The Story of “Wish You Were Here” (2011)>,也正是這張專輯的紀錄片,如果你喜歡這首歌或這張專輯也剛好有時間請一定要看看這支非常棒的紀錄片(Youtube就搜尋得到)。

如果都沒有時間,那多聽幾次這首歌吧。

Wish you were here。

2018/01/13 尼斯 筆


 

附錄

網誌: PINK FLOYD: THE STORY OF WISH YOU WERE HERE (2012)

介紹Syd的文章: 【Music Corner】Wish You Were Here-Syd Barrett @ 無酒館

介紹Syd的文章: 搖滾天堂 50位天堂藝人的故事 32. Syd Barrett

介紹Syd與Wish you were here: Syd Barrett

Pink Floyd – Wish You were Here《專輯介紹-願你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