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Kossoff 的 ‘Stripped’ Les Paul :神話再現

在1974年 Paul Kossoff 由於失控的毒品問題,他在短時間內出售了許多自己的吉他,其中包括了 Free 當年在 Isle of Wight 音樂節上 (影片見下) 使用的’Stripped’ Les Paul。

這把吉他在1990年代中期就徹底消失於太陽光之下,但原文來源 Guitar-Bass.net 受到了邀請,得以一睹這把世界上最神秘的 Burst ,同時也補上了許多現代攝影器材之下的總總細節。

文/圖: Steve Clarke  翻譯:NSamLee

DSCF0830
當你走近這把吉他,這如百葉窗般的紋路,令人屏息

經過兩年的詢問與要求,這把吉他目前主人希望在保持匿名的情況下讓這把吉他再次出現於世人眼中。那天,我們被帶到樓上進入工作室的後面的小房間期待遇見那把傳說,一進入這房間映入眼簾的是兩個琴盒,一個如同戰損一般是原琴附帶的,另一個則是比較好堅固的琴盒。

接著發生了一件令我們驚奇的事情:琴主打開了有吉他的那個盒子後,立即離開這個房間,說是好讓我們可以細細端詳著這把吉他…。

直到之後,我們才恍然大悟這背後的椎心之痛….是有那麼一個小小的故事的…

回到 1970 年那場 Isle Of Wight 音樂節,這把外表顏色被處理回原木色的 Les Paul 進入了許多吉他手的腦海,特別是在所有 Paul Kossoff  的吉他中,伴隨著他那短暫但深刻的標誌性顫音…,爾後,這把吉他也就如同傳說般開始被討論起來了。

他到底是 Goldtop 還是 漸層? 那個跟著重新上色而一起消逝的序號也成了一切話題的開端,她是58、59、60年製造的嗎?她是 All Right Now 那把吉他嗎?

DSCN3904
在原本的琴頭飾版上,有著戰損級別的漆面

 

這把吉他伴隨 Kossoff 最早出現的影像紀錄是 1969年 四月的五號到七號,於巴黎的一個夜店中演出。之後在五月於倫敦的摩根錄音室接著一顆娃娃踏板錄製了 I’ll Be Creepin’ or Sugar For Mr.Morrison,次年的六月在 Top Of The Pops 上表演了 All Right Now ,八月二十四日於德國的音樂秀上,接著就是八月三十日在傳奇的 Isle Of Wight 音樂節上。

這把吉他參與了在 Free 樂團的第三張專輯 Fire And Water 的錄製,並明確知道是在70年代前期在音樂榜單上佔有一席之地的 All Right Now 這首歌使用。在同時間 Kossoff 可能擁有 ‘Stripped’ Les Paul 或是一把 ‘Darkburst’ ’58 Les Paul,後者後來被 Kossoff 拿去跟 Eric Clapton 交換三顆拾音器的 Les Paul Custom 並於 69年的夏天做了一系列巡迴。

DSCF0802
被重度使用的後背

到底哪把是傳說中的 All Right Now 吉他? 在那錄音的時間點附近的幾場表演中,Kossoff 都帶著 stripped ,包含樂團當時最重要的 Top Of The Pops ,同時他也選擇使用 stripped 在 Isle OF Wight 音樂節上演出,這在當時對這個樂團是最盛大的表演,足足有六十萬名觀眾。 像 Kossoff 這樣的小個子有著一雙相對比較小的雙手,其實很難想像他會選擇用琴頸粗大的 ’58 ‘Darkburst’ 去完成漫長的錄音過程。

根據了解,Kossoff 於1974年藥物成癮的問題更加嚴重,在當時他賣出了許多吉他,其中有一把被發現於倫敦的 Orange Music ,那把吉他正是 ‘stripped’ ,最後她在 1974年 9/21 以 500 英鎊賣給了 Mike Gooch 。在當時,這把琴的 Fret 狀況非常的不好, Gooch 的老爸也付了一筆將這把琴整頓好的費用。

DSCF0803
原本琴上的 Kluson 弦鈕在 1974 年被更換成了 Grover 製品

這把琴在1975年經由製琴師 Dick Knight進行一系列的改裝與修繕,更換琴衍以及重新處理了琴的正面-但並沒有處理背後。原本鎳銀色的配件都被更換成了金色部品;雖然當時背後只有輕微的打磨但序號已經徹底消失了。

在 1975 年 六月十五日, Kossoff 在 Fairfield Halls 的演出後台, Gooch 把這把琴帶給 Kossoff 看,Kossoff  眼睛為之一亮,並且提供一千英鎊以及一把 Gibson L5S 作為交換,但 Gooch 拒絕了。幾年後,這把吉他差點被偷走,小偷潛入了住家行竊,但還好偷走的是另一把放在 ‘stripped’ 的琴盒上的吉他,幸運地逃過一劫!

DSCF0870
在重新處理烤漆的時候,電路也重新焊接過了

Gooch 在多年以後決定出售這把吉他,在 1993 年倫敦蘇富比的拍賣會上流標後,於 1994 年以 一萬二英鎊在佳士得拍賣上成交。

在出售的時候這把琴還配有更換過的鍍鉻 TOM 琴橋以及尼龍 Saddle,而在琴盒內有一個磨損嚴重的 ABR-1 琴橋,據信是在 Kossoff 慣用的粗弦下操爆的。相較於早期的照片,琴橋明顯的被拉直。另外在 Free 樂團進行 Top Of The Pops 演出時的照片,有些人說那些 Saddle 應該是金屬的 (雖然也有人說是尼龍),但可以確定的是:第一弦以及第六弦被反裝了。

DSCN3958
移除三段開關的背蓋,可以看到嚴重氧化的焊點,說明它從未被解焊過

時間快轉到2017年,這把吉他依然有著顯眼的虎紋、自然色的正面依然讓人呼吸困難,即使距離上次重新修復已經四十年了,正面的狀況依然非常好,但背後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保有了從 Kossoff 使用這把琴以來的痕跡:非常強烈的傷痕。

我們將這把琴放到了秤上,8.74磅重(約3.964公斤)…,來,是時候好好研究一番了:

琴橋 (Bridge)

這把琴的 ABR-1 TOM琴橋尺寸是 83.9 x 10.76 mm,第二弦 Saddle被更換過,上面還有位置錯誤的切口,螺絲從後面傾斜的鎖入,第一弦的 Saddle 沒有像其他的那樣受損,非常有可能被更換過,琴橋柱的寬度是 75mm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這非常有可能是 Gooch 購買這把琴時的狀態 - 也代表 Kossoff 可能曾經有使用類似的配置。

鎖定的螺絲頭非常的細,這說明了它不是來自 ’59 ABR-1 ,如果你斷弦了這非常容易遺失,琴橋目前看起來非常的不像金色,除了少數幾個細縫中提醒了你這件事外,你們可以仔細看看照片。

而琴盒中的另一組TOM琴橋有著完整的固定鐵絲以及尼龍 Saddle ,時間則在1962之後,其實整體狀況很好,也同時代表了 Kossoff 喜歡尼龍 Saddle 帶來的柔軟度。

拉弦板(Tailpiece/Stop Bar)

琴上的拉弦板是鋁製的,金色的漆面幾乎不見蹤影,尺寸是 101.72mm,而兩個固定柱則是鐵製品,固定的非常牢靠,我們相信這對 Tone 有著巨大的影響。同時,拉弦板只高於琴身一點。

旋鈕(Control Knobs)

不可思議的,旋鈕仍保持了原本的樣式,但可惜我們注意到了上段音量鈕有更換過,但琴主還是盡可能地維持原樣。雖然有點退色了,但旋鈕上仍然可以看到有趣的綠色數字。而控制指示針還在,這是非常值得高興的一件事。

DSCF0832
這把琴的氛圍以及直覺告訴我們,這把琴就是拿來錄製 All Right Now 使用的吉他

三段開關以及墊片(Toggle Switch / Poker Chip)

環繞在三段開關間俗稱 Poker Chip 的墊片是原本琴上的,也明顯褪色,但仔細看仍能看見上面的字體。 在1959年時,這塊墊片的字體與58年有點不同:大寫R這個字明顯的較58年寬,同時59年整體也更為薄,就像這琴上看到的。

直徑為33.34 mm,儘管三段開關被更換過,但原本的還在琴盒中,切換非常的完美。將背蓋拆除,發現它並沒有被重新焊接過,這倒給了我們重新修補時的線索。

DSCF0820
金色已經逐漸的褪去

PAF與塑料 (PAF and Plastics)

琴頸時音器的金色鐵蓋如今非常的斑駁,在第六弦的孔中我們可以看見一圈白色,琴主告訴我們它是 Double White 的 PAF拾音器,出力 DC電阻為 8.38K ohms。

後段拾音器也有著類似的斑駁,但是在縫中可以看到是一圈黑色,這代表它可能是黑色或者是斑馬色的PAF拾音器,出力 DC電阻為 7.99K ohms。

在59年時,雙白色或是斑馬色組合是非常常見的樣式,而雙黑色的組合則是到60年代中期才開始,有個老是被提起的故事是提供材料的公司早在59年初期就有黑色的材料了,但是 Gibson 不在乎,因為拾音器蓋蓋上後甚麼都看不到。而斑馬PAF上,白色幾乎都出現在不可調整螺絲的那側,僅有少數是例外的。這也使人懷疑是否是因為裝飾性理由才讓這個顏色是這樣組合的。

DSCF0797
在切角處有著非常明顯的彈奏痕跡

M69 拾音器環在這把琴上看起來很棒,琴頸部分在一二三弦附近有明顯的磨損,這是 Kossoff 最愛Solo的區域。另外塑料相當的薄,也因為如此,我們打消了拆開它的衝動….。

你要知道,避免拆除老吉他的螺絲是一件非常正確的選擇,特別是剛從琴盒裡面拿出來的,最好還是讓它適應室溫之後再來考慮,別忘記原版的塑料是非常昂貴的!

導線座的部分被一個更大的飾板取代,很明顯是手工的,而導線孔附近有著明顯的裂痕。

DSCN3915
這把琴換了金色配件後,也經歷了非常長的彈奏時間

楓木Top (Maple Top) 

這把吉他是在何時被去漆的?又是為何? 我們可能對這件事再也無從考證了,但是在60年代末期,去除漆面的樂器是非常常見的,據信是披頭四引領的風潮,這些樂手相信這能使樂器的聲音更好聽。

這把吉他的虎紋非常地吸引人,不同角度有著不同的表現方式。另外從琴橋下面看過去,也能看出曾經裝過 Bigsby B7 的痕跡。

琴頭(Headstock)

仔細測量第六弦側,琴頭最厚16.26mm 最薄則為 14.55mm,這是典型的60年代前期 Gibson 設計。黑色的漆面是自 Kossoff 擁有這把琴開始保有的,有著一些傷痕以及裂縫。

在第二與第五弦中間,可以看到一個明顯的掉漆痕跡,這在1974年的演出照片上可以看見。原本的 Kluson 弦鈕被更換成了 Gover Rotomatic弦鈕,但在過去似乎還有安裝過其他更大墊圈的東西,所以在琴頭背後可以看到在 Kluson 與 Grover 間多一個洞。

上弦枕寬度為 42.56mm 並且被更換為獸骨材質,琴弦間的開槽相當的滑順,但可惜有點太深了,特別在第一第二弦,並且有點太寬。而原本的尼龍上弦枕也在琴盒裡面。

DSCN3956
這把琴保有 1958年九月的原版可變電阻

琴頸與指板 (Neck And ‘board)

巴西玫瑰木的指板的狀況非常好, Inlay 沒有明顯的收縮、變形,在第二格 Fret 位置有一些木頭上的損傷,但除此之外沒有更多的傷痕。見識過 Paul Kossoff 的快速顫音後,真的不會對 Mike Gooch 需要 Refret 這件事太驚訝….。

2009年時,這把琴的 Fret 再次更換,做工與修邊非常的細緻,另外 Binding 還是原本的。特別是在修整 Fret 邊緣時這會有非常自然且無法避免的受損,這代表了琴師在修整時的遮罩以及漆面修補非常的細膩。

在 Kossoff 擁有這把吉他之前,它是漸層色的:在電路以及三段開關的地隙縫中可以看見一些紅色油漆。而琴頸接合處非常的巨大,但這不不會不尋常,因為大多數的 ’59 Les Paul 都是這應。

而琴頸厚度在第一格大約20mm多一點,在十二格時大約 22.25mm ,雖然這比大多數的’59 Les Paul 細上許多,但不算太罕見,因為 ’60 Burst 已經有了這些變革。也因為如此,並無更多證據證明這把琴的琴頸曾經刮細過。

琴身與側面 (Back and Sides)

她擁有非常常見的 50末 Les Paul 琴身顏色:介於深櫻桃紅與深咖啡之間,就像照片那樣。

桃花心木相比起楓木更容易隨著時間與空氣產生顏色變化,這把琴在原本的漸層色去除時可能為了整體美關係已經重新噴過,也因為如此在打磨時去除了序號,但仍然沒有重新烤漆過的證據。

底部背帶扣的部分你就像 Isle Of Wight 的影片中看到那樣,你可以發現拆除 Bigsby 後沒有填補的孔洞。而琴頸接合處也有著相當明顯的漆面磨損。

電路 (Under the Plaste)

琴主電路一切都能保持一切完整,也因為如此拍攝可變電阻顯得特別困難。但經過一番影像修正的技術下,我們看見了”134839″的刻印,四顆於1958年九月製造的 Centralab 可變電阻。在過往的討論與文章中可以知道大多數的 ’59 Les Paul 是搭載 58 年刻印的可變電阻,是由於 Gibson 在當年大量批購的原因。

可以明顯的看出可變電阻曾為了噴漆工作被拿了出來,但三段開關並沒有被拆除,而是滑過了琴身。當這把琴重新組回去時,接地線也被更換成了橘色的絕緣線材。

我們並不瞭解為何一條橘色接地線會被連結到編織線,按理來說它應該要被接到可變電阻背面,但工作原理相同,而且焊接的再漂亮也不會贏得任何選美大賽…,所以一切都好啦!

DSCN3876-768x576
要猜猜這琴盒是誰的嗎?

傳奇

將這把琴插入 Marshall 音箱是必須的,在 Clean 設定下使用琴橋拾音器每條弦是清晰的,精湛的平衡性讓和弦消失時低音弦更不會佔據主導地位….,每一個和弦下去彷彿都有了聲音一樣。

中段則徹底的表現這把琴兩顆拾音器間的良好平衡,非常有深度的中頻,每次的琶音與大和弦都讓人想起了 Gibson ES-350T! 前段拾音器就是一個醇厚溫暖的色彩,他就用一個細膩的低頻域搶佔了整場戲 (可以參考 Free 的 Oh I Wept ,你就可以理解了)

在 Tone 鈕控制下,它帶來的平滑的滾動,而不是瞬間收掉的感覺,典型的史普瑞大黃蜂電容,其實事實上我們不打算彈任何 Paul Kossoff 的樂句,但在琴主強烈的建議下,我們還是彈奏了 Kossoff 在 All Right Now 的開放 A和弦…,然後我們瘋了,在刷下和絃的那一剎那,清晰平衡的聲音從後段拾音器慢慢地帶了出來….。


非常榮幸的能親眼見識到這傳奇的樂器的每個細節,並且發現她並沒有失去任何原本的零件或是被重新處理然後販售,讓一代傳奇徹底消失。 我們在考證了所有細節後得證出這是一把’59 Les Paul Standard ,而直覺告訴我們這就是當時錄製 All Right Now 的那把吉他!

Source

NSamLee

SN2共同經營人,目前專職在吉他/貝斯維修,但過去撰寫3C產品的經驗與熱情讓我很難放下這些文字帶來的成就感與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