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V的十大偉大吉他時刻

在SRV的逝世26年後翻譯了下面這兩篇文章,分別筆於2016/8/29與8/31,今年把文章搬家順便整理一下,溫習一下這位吉他英雄留下來的美好。 尼斯筆於2017/8/31

—————————————————————————————————————————————–

Stevie Ray Vaughan’s 10 Greatest Guitar Moments -前
SRV的十大偉大吉他時刻 (翻譯)-前
原文出處

寫在前頭: 剛放假的這晚看到這篇文章,很認真地看了兩段,平時有其他事務纏身時看到一堆英文根本沒辦法好好靜下心來看。 是的, 就算他是SRV也一樣。 於是我就興起了不如來翻譯一下, 讓大家可以更輕鬆認識這位白人藍調復興英雄的念頭。 內容會挑自己為是重點的重點, 覺得太繁雜的廢話就刪掉, 用通順的話寫給大家看。

 

10. “Testify” (Texas Flood, 1983)

SRV cover一首來自經典R&B樂團Isley Brothers的funky曲風的歌看似有點怪,但如果你 知道這首歌1964年的原版的吉他手是他的英雄-Jimi Hendrix,那就不用太意外了! 在拋 SRV開原曲盡情彈奏屬於他自己的東西之前可還是有尊重原作彈了原本的riff(筆者註: 恕我 木耳, 我還是覺得SRV的版本跟原曲差異很大阿!)。 SRV在這首歌中使用了大量的7級,更 重要的是使用了wah來豐富整首歌的色彩,讓整首歌聽起來有各式各樣豐富的聲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QroST3_uWw

 

09. “Couldn’t Stand the Weather” (Capitol Theatre, 1985)

Couldn’t Stand the Weather, 是SRV 1984 年推出的第二張專輯,內容精彩也賣得好,證明他們前張專輯的表現並非曇花一現。但事實上仍有許多評論家與粉絲覺得有些失望, 畢竟相似度太高了。(筆者註: 我以為藍調歌曲的相似度之高這件事大家大概在1930年大家就該知道了)

時間會證明經典,這張包含 “Voodoo Chile (Slight Return),” “Cold Shot,” “ Tin Pan Alley” 等歌曲的專輯終是打破那些”聽起來太像了”的批評而證明這是張SRV 努力想要突破”Texas Flood”既有框架的一張作品。這首歌有許多很棒的地方– 自由隨意的intro、funky的味道、Albert King與Jimi Hendrix式的solo ! 1985/9 在New Jersey’s Capitol Theatre 的表演是這首歌最精采的live版本。除了有 SRV在舞台上極具爆發力與專注的演出之外,還讓KB手Reese Wynans 有表現的機會,在4 分15秒左右也可以看到貝斯手與SRV在舞台上一致的動作明顯是有經過編排的! 更棒的是 , 這篇文的作者Damian Fanelli竟然就在現場!!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eOPrDAGLqE

 

08. “Riviera Paradise” (In Step, 1989)

在這首受到Wes Montgomery 所影響的jazz-blues風味經典歌曲中,SRV使用了他所謂的 ”KING-TONE”— 利用Fender Strat 的2,4段clean tone發出好似鐘聲(bell-like)又似 水晶的音色。 這首歌傳奇的地方來自他的錄音過程。製作人Jim Gaines 回憶:”當時Stevie告訴我他要 來一首演奏曲,我告訴他錄音帶只剩9分鐘了,不過他告訴我四分多鐘就夠了。” 燈光一 暗,樂隊便開始這首超棒的歌,沒想到演奏時間越拉越長…6分鐘…6分半…7分鐘…7分半 …。 當下這演出真是沒話說,極富感情,極完美,但錄音帶就要跑完了! 當時製作人跳上跳下 揮手,但沒人理他,還好他終於抓到了鼓手Chris的注意力, Chris嘗試要讓SRV停下但當 時他正低著頭投入地演奏著,還好他總是將頭抬了起來,樂隊慢慢將歌慢下來走向結尾。 結束的數秒之後錄音帶恰好就沒得錄了。而這首歌的餘音仍在眾人的耳邊嗡嗡作響之響, 整間錄音室一點聲音都沒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8wtZeVAa9I

07. “Rude Mood” (Texas Flood)

“Rude Mood” 是除了“Testify” and “Lenny,” 之外在Texas Flood專輯中的第三首 演奏曲的。這首由SRV創作的歌的靈感是來自Lightning Hopkins 的歌– “Hopkin’s Sky Hop,” 。撇開SRV各式各樣的高難度演奏技巧(筆者註: 相信嘗試挑戰過SRV歌曲的人應該懂) ,這首歌是可以被切成各個獨立的12小節,每段都把這首歌的強度再推高一層。 鼓手Chris Layton 說,當初1979左右幾個早期團員還在的時候,他們跟著[country DJ] Joe Gracey 在一個小小的地下室錄了一些歌像是 ‘Ti Na Nee Na Nu,’ ‘Scratch My Back’ , ‘Sugarcoated Love,’ 跟早期版本的 ‘Rude Mood.’ ,而他們完全都是 live進行,只用了個簡單的mixer與四支麥克風。 可以聽到早期版本的這首歌是很棒的一件事!(筆者註: 在youtube打入 rude mood+ 1979就 可以找到很多喔!) 而在Texas Flood專輯裡聽到的版本是更快也是完美的,事實上像SRV 這樣把一首又長又複雜的歌編好又年復一年完美地表演它是前所未聞的事情,它真的花了很多精力在這首歌的許多細節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2q0NXIL6m0

 

06. “Lenny” (Live at the El Mocambo)

“Lenny”是首SRV寫給他老婆Lenora 的Hendrix-inspired ballad (筆者註: 相信各位SRV 對Lenny這把琴的由來都很清楚, 這邊就不多贅述拉!) 這把原木做成的琴,琴身上有著亮 咖啡色的漆與蝴蝶狀的inlay,原本是玫瑰木紙板但後來改成了他老哥Jimmie送的楓木紙 板。這首風格很像Jimi的”Angel”的歌在solo部分主要使用Emaj13 與Amaj9和弦,而依 照著Hendrix 風格, SRV在用琶音(appregio)彈 B6-D6-G6-Bb6-A6 這段和弦進行時用了 whammy bar . Solo部分使用了E大調五聲音階與小三級音(G) 。在這首歌中可以看到SRV 細緻地使用了槌勾滑技巧,讓整首歌聽起來非常滑順。而比起四連音,SRV也很漂亮地展現了他很擅長的六連音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e2iS8vWMJg

 

Stevie Ray Vaughan’s 10 Greatest Guitar Moments (翻譯)-後
SRV的十大偉大吉他時刻 (翻譯)-後
原文出處: http://www.guitarworld.com/stevie-ray-vaughans-10-greatest-guitar-moments/25307

事實上是最後寫的寫在前頭: 首先感謝ptt的主任額外寫了一篇來補充有關Lenny的neck的相關知識(網址:https://www.ptt.cc/bbs/guitar/M.1472460440.A.6A4.html) 把整篇文寫完的我其實是有點想哭的, 莫名地。 我最早的吉他英雄叫做Richie Sambora, 常戴著一頂彷彿是在學SRV的帽子, 帶領我進入藍調世界的英雄叫做比比金, 常常在午夜觸動我的心弦的人叫做Gary Moore。 記得有一天有個朋友興致沖沖的說:”你聽過他嗎? 他雖然是個白人, 可是可以說是白人藍調之神喔!” 就這樣我認識了SRV, 一個越聽越覺得難以被超越的存在. 趁著放假看到這篇文章, 幫自己找了麻煩翻譯了這篇文章, 很認真地把他的經典時刻溫習了一次(也認識到老外屁話真的是很多…)。前前後後聽了藍調四五年 , 一年一年看著吉他英雄與藍調英雄們一個一個離開這個世界, 離開我們, 我只想說謝謝他們,也珍惜所有還在世的英雄, 與所有被留下來的音樂。 謝謝所有撥時間看完這兩篇翻譯的人們,希望你們會喜歡SRV,喜歡藍調音樂. 此刻眼眶還是有點濕的我想說:”要是你在 那天沒有趕著回家而上了班機, 也許你的一生就不會隨著直升機撞上山壁後, 如此美麗而浪漫的結束”

————————————————————————————————————————————–

05. “Leave My Girl Alone” (Austin City Limits, 1989; released on The Real Deal: Greatest Hits 2, 1999)

SRV在1990的8月戲劇性身亡之後最令人沮喪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事實上,在他生命中最後兩年,他的演奏技巧仍在進步中。 在SRV(與樂團其他成員)離開了毒品這項會分心的因素之後,某個連結靈感到吉他手身上的神秘的大門打開了! 最好的範例就是1989年在”Austin City Limits TV show”上表演的這首 Buddy Guy的 “Leave My Girl Alone,” 。 Eric Clapton 曾經提過Jeff Beck將音符從吉他中”拉”出來,照這種說法的話SRV很明顯地就是把音符從他的Strat中給”推”出去,那些音符在電光火石之間無情地不禁讓你想著”我這輩子到底在幹嘛” 。如絕對的吉他之神般,他那段與段之間的哀號彷彿可以讓他每場演出所感到的熱情與興奮消逝,不論是觀眾還是他自己。
(筆者註:you gotta live the blues to play the blues )
(筆者註:原文附上的影片連結已失效 )

04. “Little Wing” (Live at the El Mocambo, 1991)

1983/7/20在加拿大多倫多的El Mocambo Club ,SRV表演了這首Jimi Hendrix的永恆經典 ballad,也是他所表演過的這首歌最棒的版本之一,漂亮地捕捉了他如何登場成為一名超 級巨星的畫面。 對這首歌,Stevie 永遠都表演演奏版。在這場演出6個月之後,他在紐約的Power Station studio 進行” Couldn’t Stand the Weather.”這張專輯的錄製時錄了演奏版 的這首歌。他不但沒有模仿Jimi的樂句,還漂亮地維持住Jimi的風格。 他使用了許多特定技巧如強而幅度大的顫音、犀利的推弦、legato、並使用了許多 swinging feeling的六連音(16th-note triplet) 。SRV徹頭徹尾地在段落間展現了他強 大的技巧,而每段的結束與下一段的開頭都配合得恰恰好。他以這首歌的和絃進行來當作 他即興的載具,在Jimi原曲的錄音室版本中只用了約2分半,但SRV的版本竟然有快七分鐘 這麼長。而對吉他手來說最棒的是,這場演唱會的DVD版本一直把鏡頭鎖定在他的手上, 讓吉他手們可以看清楚幾乎每個lick,推弦,與顫音。
(筆者註:筆者聽Little Wing的心得文章  http://sn2.tw/blog/archives/866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Y3lsfxGAaU

03. “Voodoo Chile (Slight Return)” (Couldn’t Stand the Weather, 1984)

吉他手嘗試cover Jimi Hendrix的歌已經是一件很帶種(筆者註: 這裡用了ballsy這個字讓我會心一笑)的事情,更不用說像是“Voodoo Chile (Slight Return).”這種經典歌曲 了It’s ballsy when any guitarist attempts to cover a Jimi Hendrix song, let alone a masterpiece like “Voodoo Chile (Slight Return).” 。 即使像是SRV這種非一般的吉他手,他還是考慮了很久才決定把這首歌的他的版本收錄在 他的” Couldn’t Stand the Weather.”專輯裡。 SRV在1985年告訴Guitar World:”我愛Hendrix的音樂,而且我覺得讓人們聽他的音樂是 很重要的一件事。我知道如果我好好對待他的音樂,他的音樂也會好好對待我,我把演奏 他的歌這件事視為尊敬的行為而非一個負擔。你看看,至今我仍然在聽Hendrix的音樂, 而我懷疑我永遠不會停止。” 從很多面向來說SRV就像是個Hendrix大使,這點光從見識他的版本的Voodoo Chile就知道 了。SRV那種”將Hendrix的歌曲中有些較為怪異的地方變得更smooth卻又絲毫不失歌曲的 力量與熱情”的特殊能力讓他成為一位”將Hendrix那種較前衛的藍調介紹給新世代的吉他愛好者”的有說服力的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F2ZqlPNuqU

02. “Pride and Joy” (Texas Flood)

想像一下聽著收音機的聽眾們在1983年的時後第一次聽到SRV的“Pride and Joy.”的開頭的那個Eb note是什麼樣的情景? 平常習慣了 Irene Cara, Flock of Seagulls 還有 Human League的他們會知道這種東西叫做吉他嗎? 不論怎樣,當音符快速變化成熱鬧的且Texas shuffle 時硬是讓大家知道這不只是吉他音 樂而是種藝術的衝擊。某部分讓Pride and Joy這首歌這麼突出的原因要歸功於強而有力 的空弦的使用。 (筆者註: 原文寫道:”including the high E (.13, tuned to Eb), B (.15, tuned to Bb) and low E (.58, tuned to Eb)”, 你就知道傳說中SRV為了tone用超粗的弦並非空穴來風。而Pride and Joy用一把琴創造兩把琴感覺的前奏相信練過的大家都理解……… 。) 當加上SRV的招牌“Number One” Strat 、TS808T、Roland Dimension D Chorus、 Dumble amp (Jackson Browne所有) ,你就獲得了真正獨一無二的這首歌。 Chris Layton 說:“Stevie 寫的這首 ‘Pride and Joy’ 是在交了新女友之後產生了靈感寫成 的,接下來他們有了一場爭吵,然後SRV又寫了一首歌叫做‘I’m Cryin’ ,根本就是這 首歌的另一面來著“。
(筆者註:這位女友名為Lindi Bethel,而其他後續故事請洽ptt主任好文 https://www.ptt.cc/bbs/guitar/M.1410148407.A.E23.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220&v=0vo23H9J8o8

 

01. “Texas Flood” (Texas Flood)

SRV與他的Double Trouble團員—貝斯手Tommy Shannon 和鼓手Chris Layton—在1982末 進入L.A.的Jackson Browne’s Down Town 錄音室時並不是抱著什麼雄心壯志去的。 Chris Layton說:”我們只是想做張demo錄音帶,並希望這東西可以真正被某家真正的唱片公司聽看看。”“錄音室主人 Browne had 給了他們72小時,而他們在最後兩天完成了 這十首歌。 最後一首錄的是SRV近年來表演的重點曲目,1958年德州藍調人Larry Davis (with Fenton Robinson on guitar)的一首沒沒無聞的歌—“Texas Flood” 。SRV的版本不論 是歌曲編排還是唱的風格很大一部分都從Davis身上借來,而這首歌只錄了一次就好,恰 好就在錄音室的時間要到之前完成。根據Nick Palaski 與Bill Crawford’s “Stevie Ray Vaughan: Caught in the Crossfire” 這本書,這首歌只在兩個地方後製,而這兩 個地方的失誤恰好都是因為斷絃造成的。 聽著SRV兇猛地演奏著Albert King式的一次推雙弦,吉他上的E與B弦沒有多被彈斷3,4根 根本就是奇蹟來著。明顯地,這五分半鐘的錄音—從音符的選擇到歌曲的力道與段落之間 的安排堆疊,儼然就是”使SRV偉大的元素”的大雜燴。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3159YIe2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