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der 研究 : Pau Ferro 啥?這東西很爛?

近來 CITES 的最新規則深深的震撼了吉他製造圈…同時也造成許多人對未來的恐懼….,所以這次 Fender 研究讓我來寫寫這個吧!


首先 CITES 全名為「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簡單的說,這東西就是以前社會課本提到的「華盛頓公約」,於 1973 年簽屬 1975 年執行。

沒錯,這個有著一點歷史的公約並非衝著玫瑰木而來,他旨在保護瀕臨絕種的野生動植物,在玫瑰木被列入以前已經達到了五千種動物跟兩萬八千種植物….,只是這次 2017年一月玫瑰木的納入成了一個強力的震撼彈

 

  • 附錄一(Appendix I)囊括了受到滅絕威脅的物種,這些物種通常是禁止在國際間交易,除非有特別的必要性。
  • 附錄二(Appendix II)囊括了沒有立即的滅絕危機,但需要管制交易情況以避免影響到其存續的物種。如果這類物種的族群數量降低到一定程度,則會被改置入附錄一進行全面的貿易限制保護。
  • 附錄三(Appendix III)包含了所有至少在某個國家或地區被列為保育生物的物種,換言之就是區域性貿易管制的物種。將這些物種列入華盛頓公約中,才能有效要求其他會員團體進行協助管制其貿易。

 

而目前取而代之的材料為 Pau Ferro 這個木頭,其中以 Fender 最為迅速,直接宣布墨廠型號將全面改由 Pau Ferro 代換過去 Rosewood 的款式…,緊接著全球的吉他玩家開始覺得 Pau Ferro 只是個替代品,玫瑰木才是最棒的….

這麼說也對卻也好像不太對啦….,其實 Pau Ferro 這種木頭的商品化 Fender 是其中的翹楚,在兩款知名簽名琴上早早就使用了這個木頭:Stevie Ray Vaughan Stratocaster 以及 Jaco Pastorius Jazz Bass,是得你沒看錯, SRV 的 Model 琴一直以來都是使用 Pau Ferro 作為指板材料,而非大眾認知的玫瑰木,那我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這個人:他手上的那把琴你應該知道一些故事,他在加油站拼命打工好不容易才買到的一把琴,這把琴正是 SRV的 簽名款式(由左手搖座可以得證)。而許多 SRV 簽名琴的擁有者都有一個感覺:他非常衝,不但 Texas Special 拾音器很衝,整把琴也感覺隨時會噴出去一樣的衝,就好像大家認識的 SRV 那種狂野風範,那個透過 TS808 效果器做出來的又脆又充滿力道的音色其實 Pau Ferro 就是這樣的 Tonewood。

有別於 Rosewood 會有些許的不同,穩定且充滿特色的 Pau Ferro 其實在手工製琴領域早已小有斬獲,從整支 Pau Ferro 琴頸再到 Pau Ferro 打造的單板箱體,有一些人說他是楓木風味的咖啡色材料,這是天大的誤解,比起 Pau Ferro 楓木的高頻域更廣更多而低頻域沒那麼沉穩, Pau Ferro 相較於玫瑰木則是近似的中低頻域配上相對奔放的中高頻、高頻域,而且由於品質相對穩定,所以 SRV 簽名琴都有相似的個性,相信其溫暖又富有個性的聲音是 Fender 這次敢大膽全面採用的原因。

非常期待 2018 年式的 Fender 墨廠到港,相信會有著很不一樣的風貌,能一撇許多消費者覺得墨廠 Fender 沒特色(特別是最為廉價的 Standard 系列)的 聲音,沒為什麼,因為筆者正是 Pau Ferro 的愛好者….. :Q

 

NSamLee

SN2共同經營人,目前專職在吉他/貝斯維修,但過去撰寫3C產品的經驗與熱情讓我很難放下這些文字帶來的成就感與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