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der 研究: 關於 Relic 的故事


將樂器老化或舊化的概念其實早已經存在了數十年。

但是,直到 Fender Custom Shop 開始搞這項概念之前,「仿舊」並不是真正的「東西」。或者說,至少在1995年推出 Relic 產品以前,人們對吉他使用仿舊、老化並且模仿彈奏磨損,主要是讓經過重度修復的貴重的老吉他恢復到與本身的歷史相匹配,甚至…不少仿舊是拿來製造仿冒品,透過仿舊以淡化可能產生的破綻。這也是為什麼 FCS 的仿舊系列的商品,在初登場時引起了如此大的波瀾。

在當今的吉他市場上,「仿舊琴」 早就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產物了,但令人意外的是,關於新時代定義的仿舊琴的歷史以及在發展出 Fender Relic 概念的兩個主要推動者: JW Black 以及 Vince Cunetto 的故事,幾乎不被人提起甚至注意過,而這就是本篇文章要揭開的內容。

關於仿舊琴的概念,這徹底與 Fender Custom Shop 脫離不了關係,儘管最初這個概念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大的價值觀挑戰,而最初的關鍵角色之一甚至不是 Fender 公司的員工。但也還好,這項計畫的另一位重要推手 JW Black 是個 Fender Custom Shop 非常重要的員工,他是在1989年由 Custom Shop 的負責人 John Page 招募來的,而 Black 在 90年代開始作為 Master Builder 之前,其實早就有過「賣一些仿舊的吉他!」的想法。

Black 在賓夕法尼亞州伯利恆當地的一間樂器行學習了吉他維修,接著於1980年搬到密蘇里州的堪薩斯城,當時他與著名的 Vintage Guitar 銷售商 Jim Colclasure 一起合作,並在同一座大樓裡開了一家專門的吉他維修店。1986年,Black 移居紐約,為 Roger Sadowsky 工作,同時也在 Rudy’s Music 做些打工,在這裡 John Suhr 負責這間樂器行的修理和製琴工作。也是在這些工作經歷下, Black 對於仿舊吉他的概念越發濃厚。

「Scott Baxendale 在1982年給我看了一把 1952年製的 Telecaster,他的琴身已經經過了他的修補,並且老化了烤漆,使其看起來與年代相符。」 「然後在1983年,我嘗試添加楓木 Top、修改 Inlay 並且用了一點看起來褪色的顏料,將一把 50年代的 Les Paul Junior 改裝為 ’59 Les Paul Standard。到了80年代末,在 Sadowdky’s Guitars 工作時,我們開始將舊化放在修復的工作清單裡。」簡單的說,舊化這個概念並不是一個新的概念,而且一直存在於Black的生活中,而且當時已經有非常技師都能應用了。

當他於1989年開始於 Fender Custom Shop 任職時他並不需要使用這個技巧,直到幾年後,一位樂手要求他做仿舊時,他才意識道或許這是一個讓 FCS 有更多不同的可能。

才不是Keef!

(按: Keef = Keith Richards)

「我與 Don Was 於90年代初碰面時,他在他位於洛杉磯 Mulholland Drive 錄音室,當時他正忙著幫滾石樂團錄製新專輯」「他跟我說他正在準備參加格萊美獎。Bonnie Raitt 被提名,而他是她的製片人,他們得一起上場演出。但他只有一把嶄新的 Bass,想知道我們是否可以“破壞”一下這把貝斯,以免看起來像是操場上的新球鞋」Black 回憶道。

但或許你可能知道,就是有那麼一個偽經故事,這故事大概是這樣: Fender 的 Relic 系列其實是始於 Keith Richards 在試了一把新的 Custom Shop 吉他並且感到非常的滿意,但在最後他說:「再把這把琴搗爛之前,他才不會拿來表演。」。這是一個完全的神話,而且這個神話直到現在仍與 Relic系列的誕生一直扯不開關係。

但其實這只是一系列的巧合。剛好 Don Was 的正忙著滾石的唱片錄製,而他要求了 Custom Shop 為其舊化樂器,進而以訛傳訛的變成了上面的故事。但 Don Was 的委託也讓 Custom Shop 開始對於一些樂手的舊化委託進行服務,但並沒有任何的標準,完全按照樂手的需求而定,這狀況一直到 Vince Cunetto 出現開始才有了變化。

若談起 Cunetto 他總形容自己是「喜歡拆解事物的孩子」,儘管他從沒全職從事吉他製造的工作,而且事實上他與 JW Black 第一次碰面時,他仍在廣告行業裡面工作。但在他於 Fender Custom Shop 內部散播 Relic計畫的種子前,他已經對製作仿古的電吉他充滿了興趣。

「我大約在1984或85年那時開始交流、買賣老吉他,當時我正住在密蘇里州堪薩斯城」「 Jim Colclasure 是我的好朋友。當時我心裡最癢的就是擁有一把夠老的 Telecaster ,但是我根本買不起,於是我在80年代中期開始對吉他老化做起了研究,並且考究了大量的 Tele 並對舊化跟細節進行設計與規劃。」

「我從 Jim 那裡借來了幾把 Telecaster ,並且為他們一一製作了模具,接著購買木材,然後將他們帶到一家擁有非常高規格的木材加工機的公司,在那我製作了不少 Tele 琴身。之後帶回家進行烤漆…小時候,我在汽車鈑烤廠工作,而這就是我會烤漆的原因。」

一見如故

現在,故事至此我們終於可以把兩個關鍵角色匯合在一起了!

當 Colclasure 將 Cunetto 介紹給 Black 時,Black 便去了 Cunetto 在堪薩斯城的老房子。「 Jim 將 J ( JW Black ) 帶到了我的房子,當時我正在做仿古的 Tele 護板,以及組裝了幾把 Telecasters 還有一些細細碎碎的零件跟小東西。」Cunetto回憶

「J說:『哇,太酷了!你在這裡搞了些什麼?』 這句話,讓我們有了話題,之後也常常混在一起「但是,要使這些複製品夠完整,我必須要能在琴頭上加上正確的Logo,憑藉我在廣告界的經驗以及與藝術部門的支援,我很快就知道如何搞定這些。」

「我想出了從照片中複製貼紙、並且正確縮放比例然後按照古法製作的方法」 Cunneto告訴我們:「所以我做了一些貼紙,並且在吉他展上賣掉了這些貼紙,一直到之後才有人發現是我製造了它們。在 Black 開始為 Fender 工作後,有次我偷偷告訴他這件事,然後他說:『所以這很大的秘密!現在我們知道你是製作這些貼紙的人,這很不好,但是如果你這些貼紙是幫 Fender Custom Shop 製作,這就超酷!』」

這是 Cunetto 首次與 Fender Custom Shop 達成的握手合約:他要確保每一個商標貼紙是正確並且精準的,在此之餘,他偶爾還帶來了一些仿舊零件,像是黑色仿舊過的 Bakelite 護板,Black 曾經將這個料用在修復 Ron Wood 的元年 Blackguard Telecaster。在此之後,一點點的經驗累積與合作,這位舊化複製大師和兩位 Master Builder 共同意識到他們可以將這種概念應用到更宏大的計劃中。

「我記得就是從那個護板開始的。J就像是說『哇,那超酷的。那…如果我們做整把吉他會怎麼樣?』我當時想:『好啊,反正我早就做過了』」要這樣做,他們得要有個強而有力的概念而且作品不能愧對於 Fender 以及 Custom Shop 的招牌,再來他們還需要思考著市場是否能接受這樣的吉他存在。但 Cunetto 認為如果人們願意購買舊的皮夾克、水洗的牛仔褲和古董家具,那為什麼會不接受做舊的吉他呢?

Black 說:「 Vince Cunetto 之後送給我跟 John Page 一把金色金屬風格塗裝的 60 Style Strat,這把吉他的所有零件和表面都經過老化處理,使得這吉他看起來像是把真正的老吉他,看到作品你會非常信服,那是一把頂尖的仿舊琴。於是我們決定委託 Vince 為 1995年冬季 NAMM 展製作幾把原型:一把1950年代仿舊的Butterscotch Blonde Nocaster,和一把仿舊的雙色漸層 57’ Stratocaster。在 Cunetto 的回憶中, Black告訴他:「 John Page 很堅定的跟他說:『別把這個計畫告訴任何人!不要有任何蛛絲馬跡流出去,更不要告訴任何一個 Fender 管理層的人,在展覽前我們要死守這個秘密把它鎖在 Fender Custom Shop 裡面!』」

斗篷和匕首

為了方便進行原型琴的製作,Black 從加州將 Fender 的琴身、琴頸以及零件都運給住在科羅拉多州的 Cunetto,Cunetto 將在那裡完成仿舊並且組裝後送回。

在一些點上,Black 和 Page 都認為雙色漸層的 Strat 並不吸引人,於是選擇將這個計畫改成一把 Blonde Strat,他們打算將 1957 年時那把帶有金色配件與白奶油色的傳奇 Strat : Mary Kaye 帶回到現代。1994年12月,Cunetto 已經完成了五六把吉他,都有著各自不同程度的仿舊。Black 跟 Page 選擇了一把 Nocaster 和一把 Mary Kaye Strat,接著 Page 製作了鋼印,在琴身的內部刻上 ‘Relic’ 字樣,並在琴頭的背面刻上 Custom Shop 商標,「以防止被人造假或造成混淆」Black 這樣說。

Cunetto說:「在我們製做 NAMM 展示品的時候,我們都不確定我們能賣出多少吉他或引發多少興趣,但我們只想確保每一個展示品都是最好的。接著我們完成了這些工作,而 Fender 從上到小都沒有人知道這件事。

展場上, John Page 將這兩把吉他個別放入玻璃展示櫃,並且在上面用金色的銘牌寫上「 ‘50s RelicNocaster」和「 ‘50s Relic Stratocaster」。本來我不打算去 NAMM 的,但因為 J 跟我說:「你一定要為此而來!」而現場,我們確實引以為傲,來參觀的人都說:「哇!你用吉他來向歷史致敬?真是太酷了!」 也有不少回饋是:「喔天!他們是新吉他?。你想要多少?我要的就是這樣!就是這樣!」

Black 和 Cunetto 都表示時任 Fender 市場部門的負責人 Mike Lewis 非常支持這個概念,「他立刻愛上了這些吉他,」 Cunetto 補充說:「他看著這些 Relic 吉他,他表情就像:『是的!我們要這樣做!誰不喜歡這個?您可以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拿起這把吉他,丟在別人的手上,而他們會跟你說:『對!我會喜歡這把吉他!』」

「我們最初打算躲在工廠裡面製作這些吉他,」Black 回憶道「但在此期間,由於美國環保署的限制,我們無法再繼續在 Fender 工廠內進行塗裝的工作。雖然在此之前,Fender 曾經搬遷並且投入了500萬美元建立噴塗專區,而且其中包括一個符合規定的加力燃燒器,這東西直到現在還在為 Fender 效力」

Cunetto補充說:「我本來應該會去那裡協助他們,然後再教導仿舊的技術等等,但是他們並沒有為此計畫來設置可以噴塗我使用的那種漆的機具,而且也無法老化金件和其他東西…恩…,針對這點他們只是沒有人來做。他們就像:『嗯,我們已經接了400支吉他的訂單!我們不能告訴那些訂購者我們沒辦法製作。』的擺爛著」

「我當時住在科羅拉多州的埃斯蒂斯公園,在那邊我沒辦法找到能搞這些東西的地方。但是當時我的妻子,她的家人來自密蘇里州 Springfield ,我想:『沒人會在乎那裡的東西,我可能會找到一些可能性……』」

追求完美

1995年4月左右,Cunetto 在 Springfield 建立了一個2,000平方英尺(我懶得換算,你就當作近2000坪吧)的工廠,而且設有噴漆房、必要的工作站以及機具,並僱用了一批經過他培訓的工作人員來進行這項工作。Black 運給他一箱Fender 的琴身、琴頸和零件,然後他們就正式開始工作了。

在第一年 Cunetto 收到了大量的吉他零件,裡面裝有20支吉他的零件,而他的團隊必須為它們做準備:手工打磨出傷痕以及使用痕跡等等,當然也包含了老化琴身和琴頸的油漆跟老化零件,而在這一年的時間內,他們除了仿舊外還必須將20把吉他對號並且單獨包裝,1995年6月27日,第一批共計有20支吉他的仿舊「Kit琴」抵達 Fender 工廠。抵達加州後,Custom Shop 開始進行組裝、 Fret 整理並且最終設定和測試。儘管有些吉他經銷商無法相信 Relic 的可行性,但大部分吉他經銷商卻很快接受了他們。

「許多經銷商只是嘲笑他們」Black 回憶說「有些地方一開始根本無法出售它們。我記得達拉斯的 Guitar Center 將所有 Relic 系列都送到了芝加哥的 Guitar Center ,因為當時在達拉斯賣不出去,但芝加哥卻供不應求。」 Mike Lewis 則是相信,許多樂手會對這些琴躍躍欲試,而專業玩家的影響力也確實有助於推銷這些仿舊吉他。另外 Fender 在 Nashville 的樂手關係(AR) 部門的代表 Bruce Bolen 為他麾下的樂手贊助了 Relic 系列,之後加州 Corona 的AR部門也跟進這個做法。

隨著銷售穩步成長,Relic系列在 Custom Shop 的型錄中已經成為了固定班底,並且有著非常明確的產品線。1996年,Cunetto 啟用了更大的生產廠以及設備,其噴漆能力是原本 Springfield 工廠的三倍。很快,他和他的團隊達到了每週可以把將近40組的仿舊「Kit琴」運到 Fender,並且在最初的兩個型號中再增加了一些新型號。

Cunetto 說:「我們增加了兩色漸層搭噴楓木指板以及三色漸層搭玫瑰木指板的方案,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又增加了奧林匹克白以及和其他自​​定義顏色的選項。」

「在杜邦回歸並為 Fender 匹配顏色之前我們其實還過的挺不錯的。因為過去的幾年中,我擁有這些Custom Colours 的所有經典油漆編號,因此我們能像原版一樣做出相同顏色的烤漆,而且我們還有各種各樣的自定義色!我們做過 Jazz Bass、 Fred Stuart,還有一些 Jazzmaster。同時也幫各式各樣的吉他手訂做他們的樂器。 Mark Kendrick 和我為了 Sting 做了兩把 Bass,都是複製他的原本的老 Bass。當然,我們也幫滾石樂團還有 Eric Clapton 都做過……基本上,我們每個人都做。」

然而,在20世紀末,發生了不少變化,標誌著當時已經成為金字招牌的「Cunetto時代」變成了歷史。John Page 於1998年11月離開了 Fender Custom Shop,成為 Fender 音樂與藝術博物館的第一任執行長,Mike Eldred 接任了整個 FCS。

同時,Fender 擴建了自己的設施,並確保了新廠房有噴塗硝化纖維( nitrocellulose )漆的能力。現在正是將 Relic 帶回 Fender 工廠的時機,這確實就是本來最初的計畫。 Eldred 將此決定告知了 Cunetto ,位於密蘇里州 Springfield 的團隊在1998年末至1999年初逐步縮減最終將業務完全轉移回了位於 Corona 的 Fender Custom Shop。

那麼,Cunetto 對這個工作依然留戀嗎?「好吧,對!」他笑著說「是但也不是。無論如何,這感覺就像是離婚一樣,所以當時的一切都感覺很奇怪。但是,我不得不離開這個環境並且離開所有的人,這一點都不好玩,但我也相信這一天早晚會到來,因為這是我當時跟他們合作的狀態,John 跟我從未簽訂任何合約,我們都只是握手,說:『好,我們繼續做,做到沒有為止。』 就是這樣。」

「儘管我承擔了很大的風險,但這個回報很大,這無疑是我一生中最酷的經驗之一。想想看:我在這裡工作,有時候在廣告行業工作,然後回到家還可以搞搞老吉他,我當然喜歡這些工作,我認為這就是世界上最酷的工作,能夠製造這些東西並獲得回報! 儘管還是得分別了,但這一切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的努力,我只是做了很好的開端,而這一切的成功是因為我們、我們製作了很多吉他,得到足夠的回報,而 Fender 節省了很多錢,這是雙贏的。」

回家

JW Black 現在在俄勒岡州生活和工作,目前他專門修理老 Fender 和其他吉他,並製造和銷售自己的 Fender style 吉他。

Vince Cunetto 在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市郊的郊區生活。從2003年左右到2010年代初,他創立了 Vinetto 吉他,其中最有名的是他獨創的 Legato 系列,而在 Artefact 系列中則持續提供仿舊的T型和S型吉他。Cunetto 目前仍偶爾製作 Vinetto 吉他,但是他在五六年前被診斷出患上了一種奇怪的自體免疫疾病,這使他放慢了製琴的腳步。

在將製程帶回加州的 Fender 工廠之後,Erdred刷新了產品線,並且推出了後來非常有名的的「時光機系列」,其中推出了以50年代的楓木指板和60年代的玫瑰木指板的 Telecaster 和 Stratocasters 在三種不同的環境下的舊化:標準樂手仿舊,輕度陳年Close Closet 和新品舊庫存(NOS)。

這個三款變成商品化歷經了長久的市場考驗並證明了成功,其中 Relic 絕對是賣得最好的,於是近年來這系列又有了近一步的發展。在2000年代至2010年代初(2008-2014),一些客製訂單和 FSR 開始製作所謂的 Heavy Relic 和 Ultra Relic ,這使得讓產品線的分類變得更為複雜。

2015年,Mike Eldred 離開了 FCS,由 Mike Lewis 頂替他的位置。 Mike 上任後,進一步修訂了時光機系列的產品線現在,以目前最新(2019年末)的舊化程度排列從無到高依次為:NOS、Closet Classic、Lush Closet Classic、Journeyman Relic、Relic 以及最重的 Heavy Relic。

許多專業媒體跟玩家仍然同意,儘管目前市場上有許多仿舊吉他,但 Fender 的 Relic 產品仍然是市場上最棒的仿舊琴,也是 Custom Shop 最具代表性的產品。而目前所謂的 「Cunetto Era」的仿舊吉他越來越珍稀,也是目前二手市場上少數被炒作的仿舊吉他。

原文Source

NSamLee

SN2 共同創作人, 經歷過 《VR-Zone 中文站》編輯、《三星學園》講師等,目前專職在吉他等樂器維修,偶爾寫些器材研究類文章。